大漠商学院:从“沙漠徒步”到一所没有围墙的大学

时间:2019-12-04 10:22:37       来源:新众网

从香格里拉情结,到沙漠行走

大漠商学院创始人大鹏(耿云鹏)是中国第八届当代徐霞客获奖人物,也是一个香格里拉控,从1998年开始行走至今,走遍了全世界所有关于香格里拉传说的地方,150余次进入藏区,曾45次到达拉萨的经验,并行走40多个国家和地区,被誉为国内中生代户外旅行家代表人物,历经6次生死,被称为“中国的贝尔”,也是旅行色彩心理专家,著有《行·色》、《信仰在路上》、《求生》、《青少年营地教育户外生存标准手册》、《变革·沙漠徒步与企业生存管理法则》。

香格里拉在藏语中的意思是“心中的日月”,它是藏族群众心目中理想生活和至高无上的境界。它源于唐宋时期建置的“日光城”和“月光城”,日月两城遥相呼应,千古流传。书中描绘的香格里拉,是一个宗教杂糅、东西方文化相济、汉藏文化交融的世外国度。神圣的雪山、幽深的峡谷、森林环绕的湖泊、静如明镜的蔚蓝天空、金碧辉煌充满神秘色彩的庙宇以及美丽的大草原。所有的这些,都让大鹏难以释怀。他问自己:这不就是我内心深处的理想家园吗?自1998年开始,他坚信着香格里拉的存在,无论历经多少次生死,让他明白了坚持和信仰的含义,在路上,就是一种信仰。

创办大漠商学院的缘由,得追溯到大鹏与刘晓光先生(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的创始人)的故事。2012年,大鹏第一次见到刘晓光先生,刘晓光先生分享了他2003年第一次到达腾格里沙漠,在一个高高沙丘上看到漫眼黄沙,内心被深深的震撼,跪地长叹,“人类在创造财富的同时也在毁灭自身”。

他希望更多的企业家一起做公益,那为什么企业家要去做这种事情呢,因为企业家在企业发展的过程中对大自然的掠夺远远比某一个人的个体行为大得多得多。沙漠是上帝送给人类最好的礼物,而荒漠化却是人为制造的灾难。当时刘晓光先生对大鹏说:“希望有一天你和我一起来为沙漠做点事情。”尽管当时大鹏特别茫然,但当他陪伴着越来越多的企业家行走过沙漠后,他逐渐意识到沙漠其实是人生最好的课堂。

大鹏说每位企业家一定要徒步一次沙漠,感受漫漫黄沙带给自己的孤独感。企业家在挑战面前,他们不会选择安分守己,这是成绩驱动的天然基因。沙漠徒步亦是如此,在艰苦恶劣的环境下,人能够看清自己的内心,找到真正的自己,战胜眼前的重重困难。每个企业都只能往前走,因为没有任何退路,只有打破绝望才能获得重生。

沙漠中会没有方向,沙漠中会迷路会缺水,沙漠中会遇到各种极端的天气,沙尘暴、高温、严寒等,而大鹏把这些困难比作是企业经营会遇到的场景。在这个基础上,他把沙漠、户外和历经的六次生死变成了一个商学院的课程,创立了大漠商学院。

从沙漠徒步到企业场景教育

通过改变环境和行走,学会了用原来不知道的新鲜视角来看待问题。所以多行走毫无疑问是一个让自己的思维和眼界开阔,甚至让自己行为习惯改变的一个好方法。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俞敏洪曾在大鹏新书《变革:沙漠徒步与企业管理法则》推荐语中说:沙漠如同创业,你会面对战略定位、市场变化、路径选择、风险控制、人员管理等;而沙漠徒步如同创业,考验团队的耐力、毅力和克服艰难困苦的决心,遇到困难必须坚持下去,一旦放弃就前功尽弃。

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也曾在大鹏《变革》书推荐语中说:沙漠行走就是一堂商学院课程,沙尘暴、迷失方向、缺水、团队合作的场景如同企业竞争,对未知探索,对失败的敬畏,不抛弃不放弃,构成创业者们“生死后生”的勇气。

沙漠就如同一个具象化的企业生存环境,在这里人性展露无遗。大家为了生存或者达到既定目标就必须建立一个强有力的团队,一个团队的成功关键永远不是走得最快的某个人,而是整个团队最慢的那个人。如何让企业团队具有战斗力与生存力,企业家在行走完沙漠之后,就会有自己的感悟。

对标美国深泉学院和日本松下政经塾

定义为一所没有围墙自我管理的大学

大漠商学院对标于美国深泉学院和日本松下政经塾,通过行走、思考企业经营管理,是一所没有围墙,自我管理的大学。

深泉学院坐落在美国加利福利亚州与内华达州交界处的死亡谷(Death Valley)沙漠深处的一片小绿洲,学院创办于1917年,校训为:劳动,学术,自治。学院每年招收13名男生,学制两年,学费和生活费全免。在与世隔绝的沙漠深处,学生一边放牧,一边进行超强度的学术训练,学校一切运营管理(包括教授聘请、校长任免)也由学生表决自治。两年学制结束后,学生会获得副学士学位。统计数据表明,大部分毕业生转入哈佛、牛津、耶鲁、斯坦福大学、芝加哥大学、加利福尼亚大学、康奈尔和哥伦比亚大学等世界名校继续大三学业,约有三分之二拿到学士学位,更有二分之一获得博士学位。

学院管理异常严格,不经允许不得离开校园,严禁接触酒精,也不提倡看电视。电话和互联网经常由于恶劣天气而中断,报纸则是通过邮局寄过来的,通常都要晚两天。一般情况下,学校由26名学生,3位管理者,8至9名教授以及5名校工组成。

深泉学院两年学制里的必修课包括英文写作和公共演讲(每名学生每年需要独立完成至少8次十分钟以上的公共演讲,并由学生评审团与教授们给出评分与具体反馈),其余课程为选修。与普通大学的一学年两学期或三学期学制不同,深泉学院一学年共有6个学期,每学期约7-8周,中间各有1-2周假期间隔,全年无休,每学期需要完成2门甚至3门课程,课程强度与行课时间远超过正常的大学。常年紧张的课程学习,长时间的体力劳动,还有在沙漠里培养出来的自律与自我管理能力,坚韧的性格与合作精神,所有这些学生的品质无疑都是哈佛这类以培养领导者为己任的一流大学所看重的。

松下政经塾成立于1979年,已培养了200多名学生,其中近70人踏入政界。“塾”,顾名思义是私人创办的学校。“松下政经塾”即为有日本“经营之神”美誉的松下电器创办人松下幸之助,斥资七十亿日圆(约人民币4.17亿)创设的学校。它规定申请人年龄限制为22岁到35岁,即面向那些“年轻而富有成长潜能的人士”。

松下政经塾仍用古典的方式打造政治精英。学生们每天操练剑道,练习书道,吟诵古文校训。在重视培养社会精英的日本,松下塾因其严格、另类和成效显著等特点而备受关注。每年松下塾通过严格甚至苛刻的选拔招收不到10名学生,却有数以百计的申请者。录取后松下塾要求他们无论出身如何,都必须在校舍过“三年如一日”的集体生活,并采用“魔鬼”的手段来雕琢他们。

松下政经塾第30期学生,25岁的丹下大辅公开了自己在松下塾的“一日生活”,称“每天从清晨就开始战斗”。早上不到6点起床,6点钟做广播体操,之后打扫校园是雷打不动的活动。不仅如此,学生们每天还要绕着湘南海岸进行3公里的长跑,在寒冷的海风和极不平整的砂石地上增强体力。长跑结束之后,学生直接进入体育馆进行剑道训练,在一对一的高强度对抗下,无不汗流浃背,甚至体力透支。丹下坦承如此集中的“体力训练”不亚于军队。松下塾最具有“魔鬼”色彩的是每年学校都要举行的“24小时行军”,学生要在一天时间里跑100公里以上。

除必修课之外,塾生们被要求以自我修习的方式掌握理解国家政治经济的正确之道,并在定期的讨论会上发表自我观点。松下幸之助一直强调的“人道精神”与“终身学习”则被视为衡量塾生们是否有毕业资格的重要标准。松下政经塾要求他们不断自我修炼以达到对“人生的出发与回归”的悟道层次。

商学院一堂必修课

2018年8月,俞敏洪出任院长的东方坐标学院首届35名学员招募完成。2018级课程围绕模式新思维、人才新思路、资本新挑战、认知新突破及国际新视野五大模块展开,思维高度和实践深度相结合,解决初创企业的核心痛点,帮助有高潜力的创业企业突破规模化发展瓶颈。9月13日上午,东方坐标学院组织2018级35名学员参加了大漠商学院腾格里沙漠穿越活动,历经三天两夜,徒步穿越了70公里荒漠,并在最后为阿拉善左旗巴润别立学校的学生们上了一堂公益课。

俞敏洪带领东方坐标学院一期学员徒步沙漠

在行走中的途中,人自然而然就会多思考,会根据自己面临的境况提出问题,对自己坚持的思想意识不断提出疑问、反思,不断对自己提出挑战,这件事毫无疑问是特别重要的。

东方坐标学院2018级学员

2019年东方坐标学院开启第二届学员,从创业初衷、教育理念以及商业模式等各个方面进行综合考查,最终甄选出了38位学员。2019年定制化创业课程实现因材施教,其中大漠商学院沙漠徒步项目正式成为《2019级东方坐标学院课程模块大纲》的一堂必修课:创始人的自我认知与突破。

9月25日再次徒步腾格里沙漠,以永远保持创业者的心态,要求每位教育行业创始人一定要徒步一次沙漠,感受漫漫黄沙带给自己的孤独感。在挑战面前,他们不会选择安分守己,这是成绩驱动的天然基因。沙漠徒步亦是如此,在艰苦恶劣的环境下,人能够看清自己的内心,找到真正的自己,战胜眼前的重重困难。每个参与者都只能往前走,因为没有任何退路,只有打破绝望才能获得重生。

东方坐标学院2019级学员

吴晓波频道企投会参加大漠商学院腾格里沙漠课程

大漠商学院定义为一所没有围墙自我管理大学,创始人大鹏利用户外生存经验结合企业经营管理;通过腾格里沙漠徒步、四姑娘山登山、冈仁波齐转山、荒岛求生训练营、盐池明长城徒步、雨林探索穿越、林海雪原徒步七个阶段加南北极二个极地训练课程体系,解决企业的短板现象、团队凝聚力不强、战略方向不明确、企业文化不明晰等问题,以提高个人和团队的耐挫折能力、领导能力、协作能力,培养企业家和团队的创业精神、挑战精神、奋斗精神、公益精神等。

通过生存教育+商学教育,赋予大漠商学院更深层次的价值体系,把户外非标准产品,打磨成标准化、产品课程化、线路体系化、赋予更具有教育属性。大漠商学院未来的价值点,除了大力拓展企业家客群外,更大的定位在青少年的行走上,大鹏希望通过行走来提高青少年的认知能力,提高青少年解决问题的能力。

通过行走,培养青少年的自理能力,并通过学习实践,掌握生存技能达到自救的健康体系;在行走中认识自然,验证和吸收文化、历史、地理等知识,启发青少年自主判断与思悟能力;培养独立精神,锻炼毅力,脚下的每一步,皆为探索;养成合作、担当、勇气的良好品格。

旅行故事:旅行+教育+体育+社群四大创新体系

旅行故事科技有限公司作为大漠商学院主体,成立于2014年9月,是大鹏(耿云鹏)户外历经6次生死回归后创立的,旨在为企业家、企业家俱乐部、商学院、企业团队等通过在路上场景化训练、强社交体系、共同经历、彼此赋能,短时间内高频度、高质量、高差异化交流,打造在行走中认知世界的生活态度。是旅行+教育+体育+社群四大创新体系产品运营商。

公司拥有“旅行故事”、“大漠商学院”、“大漠商学”、“企沙”、“生存赢”、“求生赢”、“生存易”、“求生易”、“易生存”、“易求生”、“大漠归来”、“大漠营地”、“戈壁营地”、“雨林营地”、“荒岛营地”“高山营地”、“丛林营地”等一系列商标知识产权。旗下拥有“营地教育”、“大漠商学院”、“旅行故事部落”三大战略体系;其中大漠商学院旗下:大漠商学、企沙体育、生存赢、旅行故事四大项目模块。

大漠商学教育科技研究院,是专业产品研发、项目设计、线路规划,是户外运动白皮书的制定者,拥有:“沙漠徒步安全保障系统”、“户外场景训练课程效果评估系统”、“户外赛事报名管理系统”、“户外赛事运营系统”、“青少年营地教育管理系统”、“青少年营地教育安全警报系统”六大软件著作权。

旅行故事商业路径主要是赛事作为流量口、企业团队训练作为接口、青少年生存教育体系、深度旅行线路、城市部落社群、广告营收四大业务线。

在产品类别方面,To B业务占60%,商学院、企业家平台、教育机构、社群组织、银行保险业、地产行业、农业行业平台、新能源汽车等40多家机构合作定制赛事、举办沙漠论坛等,以及To小 B的业务,就是承办公司高管团建。To C主要是在于赛事活动报名、青少年亲子、深度旅行等业务板块。

自该项目启动以来,服务了国内外近400个团队,其中企业创始人、董事长、CEO级别超过1万人、企业高管团队超过2万人,是东方坐标学院、吴晓波频道企投会、新东方集团、青年豫商联合会、格局商学、BOSS商学、优清商学、新豫商领袖学院、清大教育、大象商学、安盛保险、群象岛等众多企业家俱乐部、商学院、各大私人银行金融机构的重要合作伙伴。